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专家品评 > 清逸沉醉自在心 ——品读郭希军国画作品

清逸沉醉自在心 ——品读郭希军国画作品

发布日期:2015-11-30 阅读次数:
清逸沉醉自在心
——品读郭希军国画作品
 
        初识郭希军的国画作品是在三年前。那时,他的写意人物、花鸟笔法高度精炼,寥寥几笔,便构成了格调高雅的文人画风骨,其立意新颖,颇得造化。
对于郭希军来说,国画并非专业,但却通过简单灵动的笔墨,造就了写意的清逸之境,令人沉醉。他喜小动物,尤善人物。人物画是中国画中的大画科,出现较山水画、花鸟画等为早;大体分为道释画、仕女画、肖像画、风俗画、历史故事画等。人物画力求人物个性刻画得逼真传神,气韵生动、形神兼备。其传神之法,常把对人物性格的表现,寓于环境、气氛、身段和动态的渲染之中。故中国画论上又称人物画为“传神”。郭希军是一位优秀的画家,他的人物画秉承了我国古代人物画的优秀传统,用笔极简,却很传神,给人很深的印象。
        画家之为画,无才情不足以显灵秀,无识见难以知画理,无情感不可能发华滋,无特立独行“虽千万人吾往矣”的气魄不必谈风格。所以,画坛千秋,千人千面,高下各异,只有极少数人才能鱼化为龙,标新立异。希军的国画作品,用笔简约老辣,多是性情之作。或饮酒于松间,或驰骋于原野,或花前月下卿卿我我,或三两对弈逍遥自在,深得生活三昧、情趣之理。他对“传神”的把握具有画家敏锐的感觉。他将人物的面部表情传神地表现出来,如《我欲乘风归去》中,人物立在中央,双手朝天,神态狂放不羁,似有风吹来,令人心旷神怡。《老字号》图中,一老者面带红晕,一手执扇一手托杯,隐约的香气氤氲而至,令人回味悠长。
        希军的国画作品,不苟落笔,胸有成竹后挥毫,严谨之风,可见一斑。他的牛、驴等作品,画势爽健瑰异,体态朴质相映,线条含蓄圆浑,又不乏粗犷之气和几分野趣。这益于他旷达恬淡的情操,故其画风高古典雅,清新豪放,内涵深邃,落笔行云。石涛云:墨非蒙养不灵,笔非生活不神。能受蒙养之灵,而不解生活之神,是有墨无笔也;能受生活之神,而不变蒙养之灵,是有笔无墨也。这就说明,笔墨绘事由先天性才情和后天性锤炼融合而成。缺一不可。先天才情既具,希军便苦苦修炼自己的“生活之神”,尽在笔墨表现技法上反复试验,反复锤炼,力求将探古寻幽中的体悟与当代社会、今人情感相对话,相结合。从他的作品来看,他的人物画精到而又别致,既有工整之态,又有流动之韵;花鸟画潇洒老辣,构图宽绰,有博大古朴之象。我最喜欢的则是他的人物,既大度又精微,痛快而无霸气,飘逸而不软弱,这正是他取百家之长而为我所用的结果,反映了他的睿智。
唐张彦远在《历代名画记》中说:“无线者非画也。”毛笔的表现力代表了中国画艺术的一种境界,国画的神采皆生于用笔。希军的国画将线条的浓淡、干湿、缓急、连断、刚柔等矛盾的两个方面在同一幅作品中同时并用,不仅刻画了人物、花鸟等物象外貌,而且传达出了生命的节奏。色彩本身无所谓美与不美、好与不好,关键看如何对比、相互映照、寻求变化,从而达到极佳的视觉效果。希军用色雅而不俗、艳而清丽、淡而不飘、浓而古厚,反映出了他的性情、修养、见识与风格。
        通览郭希军的创作,其文人画创作的风格很明朗。文人画的由来可以追溯到汉代。张彦远曾说:“自古善画者,莫非衣冠贵胄,逸士高人,非闾阎之所能为也。”此说影响甚久。近代陈衡恪则认为“文人画有四个要素:人品、学问、才情和思想,具此四者,乃能完善。”希军的文人画恰好与陈衡恪的见解相符。他的诸多作品生机大化、整体浑然、气贯通篇,既无脂粉气,有无媚俗气,一扫传统文人画的萧索荒寒之境,体现着鲜明的个人风格,同时又透露出取众名家之长、融于一炉的整合能力。从语言形式上来看,他的作品以生活的体味和经验入画,以笔形、笔性、笔感与墨色、墨层、墨韵乃至干湿浓淡的变化进行意象重组,改造了古代文人画图式,继而以中国特有的笔法线条,在物我的联结上,进行状物又抒情的概括,同时注入个人的气质、性情与学养,靠着离开物象后的“若忘若忆”,合造化与心愿,变自然为艺术。
        小桥、流水、闲云、野畜构成了希军国画作品中的一种载体、一种象征。羊肠小路却也能够曲径通幽,白菜、萝卜却也能够气息质朴。在他构建的国画世界里,安静、祥和是最高境界。希军的国画作品,我认为具备两种境界。一是传统、时代、自我三位一体。他对传统的把握和投入几乎是忘情的,全身心的,这在他的一幅幅国画作品中都能得到很好的体现。他的作品之所以受到人们的重视,除了以传统以支撑点、努力向历史延伸外,还表现在与时代精神相契合的艺术趋向。希军向人们展示的是紧紧与当代人的审美心理相结合,突出现代人重情、重趣、重势的总的审美倾向,与时代审美大趋势相合拍的一批批新的佳构。另外一点,他注重在学习前人中发现自我,在认识自我中塑造自我,在控制自我中创立自我。二是创造与理论双向并进。他的国画并不是一味的创造,而是注重国画理论的研究。创造是形,理论是神,他的作品形神兼备,较好的体现了这一点。
希军在笔简传神的基础上,倘能更好地师法自然,表达真性情,向古往今来的国画大家学习,有所取舍,通过不图捷径好学敏求的心境,必将会在更高的层次上展现他文人的笔墨,更上一层楼!
 
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(马卫巍)
   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,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。
    发表评论
   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    评价:
    最新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