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政工十年 > 新闻报道的“难”与“易”

新闻报道的“难”与“易”

发布日期:2015-11-30 阅读次数:
新闻报道的“难”与“易”
 
        写长易,写短难。搞新闻的都有这样的体会,动笔前怕没有东西写,结果写起来后就刹不住车,扬扬洒洒,象山西拉面一样,越抻越长。其实,新闻写作最讲究精炼,用九句话能说清一件事,就决不用十句话去说。古人就很推崇锤炼文字,讲究惜墨如金,欧阳修在写《醉翁亭记》时,就曾为开头那句“环滁皆山也”而动了番脑筋。所以说写长容易,写短最难。现在很多人瞧不起“豆腐块”、“火柴盒”式的新闻稿件,认为那么三言两语的稿子,一支烟的功夫还不写个十篇、八篇的。还有一些领导喜欢以用稿长短看稿子分量的轻重,这都导致和促使了轻视短稿子,动不动就搞“重头戏”、“连续剧”现象的滋生,致使稿子越写越长,象懒婆娘的裹脚布,既浪费了版面、耽误了读者的时间,而且还把一些最具新闻价值的东西也埋没了。因此要提倡精炼文章,提倡写短稿子,而这就得下点苦功夫。

        写电建易,写发供电难。电建出新闻,一个工程就是一组系列报道,施工不断则新闻迭出。而发供电单位由于工作性质决定,相对电建单位来讲,是一个难出新闻的角落。拿供电单位来讲,除了近年来随着户户通电、“送光明、献爱心”、承诺服务等活动的开展,掀起了几个宣传小高潮外,对日常工作的宣传报道一直难以打破沉闷,形不成象样的宣传声势。安全和服务可以说是供电企业的两大中心工作,是天天讲、时时做的日常工作,也是两条新闻热线,可是反映这方面的稿子太多了,巳经把这两个主题写足了、写滥了,新闻的“触角”也已经麻木了,再想找突破、求新颖,难度确实有,写出的稿子,难免不给人一种“似曾相识”、“老调重弹”的感觉。但是,说发供电难,也只是相对而言,绝不是说没有新闻可写,只要广大通讯员有一种“出门跌一跤,也抓一把土”的敬业精神,善于转变角度,捕捉信息,发供电单位的新闻报道亦会说难不难,变难为易。
         写成绩易,写问题难。“如果没有一点批评,新闻报道就会显得沉闷、呆板,缺乏生气,缺乏战斗力”(李瑞环同志在新闻工作研讨班上的讲话)。但从目前看,对企业的报道中批评稿件所占的比重很小,仅有的几篇也都是外人写的,自己批评自己的,几乎没有。这些现象的出现,可能源于以下两种心态:一种心态认为,搞新闻报道的都是企业的“御用”文人,端的是人家的碗,吃的是人家的饭,只能唱赞歌,哪能唱反调,否则,就是自讨苦吃。还有一种心态认为,“家丑不可外扬”,说自己企业的缺点,别说怕领导不满意,就连自b心里也过不去。基于上述“不敢写”、“不愿写”的两种心理,所以新闻报道是写发展的多、写滑坡的少;写成绩的多、写问题的少;歌颂光明的多、鞭挞丑恶的少。
         领导满意易,编辑认可难。现在各单位领导都很重视宣传工作,对外宣稿件亲自把关,甚至亲自动笔改稿,这对于把握正确的舆论导向,提高对外宣传的力度,是很好的。但有些单位领导审稿时,往往要求把工作写得更全些、更细些,这样就容易忽视新闻的特性,把新闻稿改成了类似典型材料或总结讲话,结构是一、二、三、A、B、C,内容是面面俱到、既大又全,而这正是新闻写作的大忌。结果送到编辑部后,不是被改得面目全非,就是被“枪毙”了。所以在写新闻时要坚持新闻写作的法则,在处理领导与编辑的关系上善于把握“一致性”和“结合点”,做到既让领导满意又能得到编辑认可。
        写人物易,出新意难。当前人物报道的写法已经形成了一种不成文的定式:譬如写一位劳模,那么这人一定要有一副糟糕的身体,糖尿病、高血压、腰腿痛等等病魔缠身;然后这人还得有一个多灾多难的家庭,不是儿子生病,就是母亲病危;再加上身边有个不理解的爱人,时不时也发一通牢骚。除此之外,再写写劳模的工作怎么艰苦,经常带病加班加点什么的。这么一写,人物就丰满了、感人了,劳模的形象也塑造起来了。看看凡是写人物的报道,大抵“这么“几要素”。把握好这几要素,写稿子就容易多了。可也正是由于许多作者都谙熟此道,所以想走出这个定式,写出有新意的人物报道就很难。
        蹲在上面等新闻易,沉下去找新闻难。这里说沉下去找
        新闻难,不是说下去找不到新闻,而是说难有机会下去。搞新闻的都愿深人到一线、深人到生活中去找新闻,可不是由于事务繁忙脱不开身,就是诸如交通等条件制约下不去,只好“巧妇难为无米之炊”,蹲在上面等新闻。看看材料,改改讲话稿,有条件的就打个电话,或道听途说,或东拼西凑,或掐头去尾,或添枝加叶,足不出户却能“杜撰”天下事。这样落得领导喜欢,自己省心。但“纸上得来终觉浅”,终究吃得是别人嚼过得“馍”,自己永远也抓不到生活中的“活鱼”。这样做看似容易,实则难。
写“这一手”易,写“另一手”难。新闻报道要全面深人地
反映企业两个文明建设,但在具体工作中,却常感觉有“一手硬,一手软”的困惑,就是说反映精神文明方面的稿子好写,反映生产经营的稿子难写。分析个中原因,一方面是当前随着企业两个转变步伐的加快,大量的新技术、新工艺广泛地在生产经营中应用,新事物、新问题频频出现,给新闻报道提出了新的课题,使新闻工作者有了“陌生感”;另一方面,大多数从事新闻工作的都兼做政工工作,平时接触的知识和信息比较单一,对生产经营工作或生疏或干脆就是门外汉,写起这方面的稿子自然有一种隔皮猜瓜、隔靴搔痒的困惑,远没有写精神文明那么得心应手。因此,搞新闻报道的也要加强对本行业

206•

       专业技术的学习。在这方面很多前辈给我们做出了榜样,象徐迟在写《哥德巴赫猜想>时,就曾阅读了大量的数学专著,不求精通,但要了解个大概。另外,记者不仅要自己当内行,还要当好“翻译”,及时地把一些晦涩难懂的专业知识“翻译”成“白话”介绍给广大读者。
      “生孩子”易,“起名字”难。稿子好写,起标题难,许多搞新闻报道的对此都有同感。现在形形色色的报刊纷纷涌进人们的视野,大家在阅读时,往往只是习惯性地把标题浏览一遍,通过标题去选择哪篇文章值得读,哪篇文章不值得读。有很多反映较大新闻事件或写得颇有文采的好稿子,就是因为“名字”起得差,而被编辑或读者遗弃的。正如著名的新闻工作者梁衡所说:标题是新闻的眼睛。一篇稿子登在报上,只要在读者面前一晃,就如美人回眸,翩若惊鸿,一下就牵动了读者的心,不由他不循着标题一口气把全文读完。正因为标题有如此重要地作用,搞新闻的人大都在这方面下过功夫,并常常为此搜肠刮肚、绞尽脑汁。
       写成易,出精品难。很多人认为搞新闻报道不需要有太高的写作水平,无非就是那么五要素:何时、何地、何人、何事和为什么,结构就是倒金字塔式,把握好这几个问题,写一篇三、五百字的新闻稿,有一般写作能力的就可以胜任3应该说新闻报道对文字的要求是没有小说、散文那样高,但新闻稿写成容易,出精品却难。象一些优秀的记者之所以能写出卓而超群的作品来,除具备较高的政治理论水平和善于深人生活

       挖掘外,具有扎实的文字功底也是重要因素之一,如果没有深厚的文字功底,想写出优秀的作品来,恐怕只能是雾里看花、水中望月的事。“优秀的作家不一定是优秀的记者,但优秀的记者一定是优秀的作家”说得就是这个道理。因此新闻工作者要按照江总书记视察人民日报社时要求的那样,打好“五个根底”,发扬“六种作风”,考力提高自己的文字写作水平,力争把最优秀的新闻作品奉献给广大读者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(此文发表在《山东电业》97年第一期)
 
   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,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。
    发表评论
   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    评价:
    最新评论